当前位置:信息发布 >> 挥公文化 >> 浏览文章

“清河综合征”的辨证与 施治——读张其伟《评析<古籍与当代学者有关挥公论述>》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07日 |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点击次数:


清河早就有一种忌恨濮阳的顽疾。如在2005年,世张第二次恳亲大会在濮阳召开,挥公陵园东五公里处的清河头乡族人驾驶的三轮车,上有清河头字样,清河有人看到三轮车上的“清河头”字样,反应非常敏感,回去后还遍查了《中国历史地名词典》,好像“清河”是清河县的专名、专利,濮阳不应有似的。殊不知在挥公时期,濮阳就有“清水”,清河县的古清河已晚了两千多年。如今,濮阳县被权威机构认定为“中华张姓祖根地”,清河这种忌恨病愈加沉重。《清河张氏·专刊》攻击、污蔑、谩骂濮阳大逆不道,堪是惨烈,已达到歇斯底里的程度,故且将此病称为“清河综合征”。《清河张氏·专刊》上的《评析<古籍与当代学者有关挥公论述>》,(以下简称《评析》)所表现出的“临床症候群”,是“清河综合征”的典型症状。现予以辩证实施,以拯之万一。

 

《评析》一文的症候群

 

症候一:抨击目标的恣意症。《评析》文章评析的《古籍与当代学者有关挥公论述》,(以下简称《论述》)是濮阳县张姓研究会永久名誉会长张焕书先生于2013年,辑录的先秦时期、两汉至明清和当代学者有关挥公论述的摘抄,共31条。该文条缕清楚,出处清晰,必要时略加点评注释,言简意骇,是学习了解张姓起源的好教材。张焕书先生作此文已年过八旬,又不会上网查询,全靠手头上的有关文献辑录成文,可见用功其勤,写之不易。焕书先生对不同观点的记载都予以辑录,如挥公与黄帝关系“从子说”和“从孙说”;张姓起源的“山西说”、“清河说”和“濮阳说”都有引述。篇中的点评中肯,未予评判,基本保持原文思想内容。如此一篇辑录性文章,却遭到张其伟编辑(《清河张氏·专刊》的编辑)的抨击挞伐,扣上“引文不当、断章取义、刻意删改重要信息、牵强附会、歪曲历史事实”等莫须有的大帽子,甚至污蔑中伤,搞人身攻击,用词口无遮拦,不忍引述。不知张其伟编辑错乱了哪根神经,硬是“评析”,如要批判否定“从孙说”,但“从孙说”是古已有之,并非焕书先生独创的呀!如要抨击“濮阳说”,辑录“濮阳说”的观点是专家学者们的,不是焕书先生的论述,将“罪”加在焕书先生头上为哪般,抨击的目标是否错乱了?

如果说张焕书先生辑录了这么多资料,不利于一些人信口雌黄,受其攻击还有因由。而《论述》上没有辑录的《山阴白鱼潭张氏族谱·张氏重修族谱叙》,《评析》上独辟一章,进行诡辩,这与《论述》有何相干,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山阴白鱼潭张氏族谱》·叙,是爱国归侨、姓氏学者、族谱收藏家张醒民先生寄给濮阳张姓研究会的,他在信中讲到:“考证提出上述史实:‘吾家本名族,受姓轩辕氏,濮阳蕃本根’。‘受姓昉于轩辕之子,天下之张厥初无不一人耳,濮阳吾祖之所自出’。是976年北宋名臣张咏,张咏十六世孙,明进士、布政使张以弘1501年再次提出,均是一千多年前及五百年前古谱之论点,可以有力佐证近代学者之论点”。著名历史学家朱绍侯教授也对其进行注释和论证。而《评析》却杜撰出一个“濮阳张氏”。说什么“濮阳张氏之祖张咏为鄄城人,别迁为濮阳人”,来否定《山阴白鱼潭张氏族谱》祖根地在濮阳的记载。试问这个“濮阳张氏”是谁?张其伟真能无中生有,恣意臆测。荒诞不经!

症候二:批评上的幼稚症。《评析》批评《论述》“是为河南濮阳‘张姓祖根地’造势,挑战张氏族人数千年‘天下张姓出清河’的共识,造成严重不良影响”。真看不出《论述》有这么大的威力,一篇辑录文章,就能颠覆“天下张姓出清河”,可见“清河说”根据之浮浅,经不得论证。另外,张焕书先生自1993年起,致力于张姓文化研究,对“张姓祖根在濮阳”有较深的研究,他为濮阳造势不是正常的吗?张其伟君如此批评指责,是否太幼稚了,太天真了!

症候三:为人上的强迫症。《评析》批评《论述》在“引文上的缺陷,一些文献没有引用完”。如指责其只引录了《世本》的“秦嘉谟辑本”,没有引录“张澍粹集补注本”。还指责“对《元和姓纂》的有关张姓记载缺乏辨析”等。张姓起源四千多年,有信史已逾两千多年,有关张姓史书上千过万,谁能读得了?谁能辑得全!量张其伟编辑未必有此能力,更别要求一个耄耋老人了。再者《论述》是以辑录为主,不是辨析文章,就是辨析文章,文章如何写是作者的事,读者可评可点,但不能指挥作者应如何写,该写什么,除非博导对学生的论文有此能力和责任,张其伟君隔空指责张焕书先生没写这,没写哪,不是患有“强迫症”是什么?

症候四:时序上的迷失症。《评析》引经据典,侃侃而谈,似有学问,但好些观点经不起常理的推敲。如《评析》所引的《中国历史地理大辞典》“清河”条,以作为“天下张姓出清河”的证据。可“清河”条记述最早的“清河”,是在公元前602年黄河自宿胥口东流后,才形成的一条清河,与挥公时代晚了两千年,怎么能与挥公时代的“青阳”并论呢?这不是时序的错乱吗?又如,张其伟君设定的“从孙说”是“张姓源于濮阳”立论的前提条件。即“只有挥公是黄帝之孙,才能与颛顼同时代”。将这么个伪设定理,强加给濮阳。其实,挥公为黄帝子或黄帝孙,与张姓根于濮阳没有因果关系。叔侄同龄,小叔大侄子是正常现象,是常理。假若挥公为黄帝之子,就不能在帝丘吗?就不能是颛顼之臣吗?张其伟君,自己在时序上错乱,不要认为别人和你一样。再如,《评析》:“挥发明弓箭应在黄帝时期,那么挥生活在颛顼时代发明了弓箭,帮助颛顼打败共工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照此说,黄帝时代就有了弓箭,为什么在之后的颛顼时期,弓箭就不能帮助颛顼打败共工了呢?是弓箭消失了?失传了?如此浅显的时序概念,《评析》就分不清、辨不明,不知时序有先后,还傻傻地“评析”呢?可别把“评析”二字气死了。纯是训诂不化,脑袋呆滞,患了时序迷失症罢了。

症候五:语序上的迷茫症。《评析》引的元代《氏族大全》:“张,清河,黄帝第五子青阳生挥......”。批评张焕书先生辑录时“将‘张,清河’字样去掉了,目的就是要掩盖‘天下张氏出清河’的历史事实”。《姓源珠玑》、《万姓统谱》等都是这么个语序的记述。这个语序表达的意思是:清河张氏,黄帝第五子青阳生挥。这里的清河(郡)是指清河郡望,而不能解读为“张姓源头”。张焕书先生去掉“清河”字样,是认为此处“清河”二字与其下面要表述的张姓得姓原由无关联,故而未录。张其伟君如此解读,可懂语序、语景耳!自己对语序的迷茫,竟然对焕书老先生出语:“客气说让人不屑”。言下无情,口中无德,清河后生真可畏!在此也送你杜工部《戏为六绝句》中的另外两句:“今人嗤点流传赋,不觉前贤畏后生”。

症候六:以己度人的猥琐症。《评析》对《论述》辑录当代学者的论述、题词,不敢直接冒犯,但怨恨的心情驱动着“清河综合征”的发作,对当代学者或质疑、或亵渎、或揶揄。将著名的哲学家张岱年,历史学家李学勤、傅振伦、朱绍侯、周宝珠,考古学家张忠培,著名学者张文彬、王大良、程有为等先生的题词,说是“碍于人情所作的应景之作”,“或者表示对濮阳区域经济发展的同情”,以己度人的心态来亵渎学者们的治学精神。无独有偶,《清河张氏·专刊》另一篇王博的《评<“濮阳县为中华张姓祖根地研究人定会”纪要>》,直接质疑评定专家“能不能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对“张氏祖源地”进行评判”?由此可见“清河综合征”的猥琐龌龊心态,疯狂、暴躁病态,统统把持“濮阳说”者,想象成、污蔑成“坏人”,好一个睚眦必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清河!

“清河综合征”的辨证施治

《评析》六大症候群,是“清河综合征”的典型症状。辨其病因:贪食过大,损伤脾胃。清河本来是张姓郡望,而妄称“张姓祖根地”,贪欲过大,自我拔高,致使神智迷乱。脾主湿,湿胜而思绪澭滞,而出现恣意症、幼稚症、迷失症、猥琐症等,脾属土,土不生金,金不足而生忌生怨,出现强迫症、迷茫症、精神失控症等。各症互为表里,相生相伐,“清河综合征”渐入膏肓,如无良方善药,非能治也。

欲治“清河综合征”,唯有服“三省吾身汤”,方能药到病除。一省清河在上古时期的自然状态。那时清河受黄河之灾,尚不具备人类居住的环境条件,处于一个空旷无人区的洪荒阶段,断不是张姓祖根地。清河诸君要知其历史,遵从历史事实,息贪念祖根地之意,方脾胃自健,百症皆无。二省“清河郡望”之荣耀。传承郡望文化,坚守“清河家声”,可培土固脾,身心自健。三省诸君自身。学而有养,口中留德,尚君子之风,清河自有清声。


(作者:张濮声 编辑:中华张姓网)

目前共有  用户正在浏览此文章





上一篇:  张玉民局长在挥公精神论坛上的致辞
下一篇:  关于表彰挥公精神论坛论文作者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