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信息发布 >> 挥公文化 >> 浏览文章

和张其伟说说宗亲话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4日 |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点击次数:

 

 2017年11月,张其伟君在清河张氏宗亲联谊会《清河张氏·专刊》发表署名文章,对我汇辑的《古籍与当代学者有关挥公的论述》进行了批评。初见此文,我认为有人批评是个人进步的好机会,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待细读其伟君文章之后,感触颇多,有几个问题很必要与其伟君谈谈。

 

一、如何正确认识左丘明关于黄帝之子得姓情况的论述

 

 

我汇辑的《古籍与当代学者有关挥公的论述》称不起文章,只不过是抄录汇辑我所见到的关于挥公的资料汇辑。此文共收录有关挥公的论述31条,第一条便是春秋时代史学家左丘明有关黄帝之子得姓情况的论述。其伟君的文章批了许多,唯独这一条一字未提,为什么呢?

左丘明著《国语·晋语》曰:“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14人,为十二姓(有两人同为姬姓,两人同为己姓),姬、酉、祁、己、滕、箴、任、荀、僖、姞、儇、依是也。”

左丘明生活在我国春秋时代,与孔子同时,或谓在孔子之前,距挥公生活的年代,和其他史学家相比,他是最近的。因此,他在《囯语·晋语》中提供的关于黄帝之子得姓情况的论述最具权威性。左丘明的这段话给我们留下了许多项信息:黄帝之子共25人,其中得姓者14人,共得12姓是哪12姓。遗憾的是,左丘明没有写出黄帝之子得姓者和不得姓者的名字。笔者认为,对此,我们不能苛求古人,只这些信息从竹木简变成白纸黑字,历经三千多年,传到现代已经是十分珍贵的了!不论谁不论哪朝哪代,要研究确定“挥为黄帝之子或孙”,那就必须认真研究左丘明这段话。有人说左丘明的话“不可靠,”这是胡说!最古的史学家、最古的史学名著,提供的信息那么全面、具体,为什么不可靠?

我所辑录的第二条资料,是战国时期史官所著《世本》有关挥公的论述。《世本》原著散佚,现有清代辑補本八种,其中秦嘉谟辑補本曰:“张氏,黄帝第五子青阳生挥,为弓正,观孤星,始制弓矢,主祀弧星,因姓张氏”。其伟君说这是“注释”。“注释”就不重要吗?编辑補本最重要的原则应是保持原作原貌。秦嘉谟的这段话,古今多位史学家选用,想必是補得好,可以肯定。

到汉代,大史学家司马迁著《史记·五帝本纪》曰:“黄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司马迁所言和左丘明的话,前两个分句完全一致,只不过没有具体说明十四人的得姓情况。看来司马迁是完全赞同左丘明意见的。理由是,如果司马迁不同意左丘明的意见,必然阐述个人意见。司马迁没有进一步说明个人意见,则在“不言”中,表述了对左丘明意见的赞同。

左丘明、司马迁是我国古代最著名的史学家。《国语》、《世本》、《史记》也均是古史名著。我们研究张姓起源史,即是古文字和古史实考古,怎么可以轻易否定左丘明、司马迁和《世本》的有关论述呢?

据我所见到的资料,到东汉末年,大约公元200年左右,应劭著《风俗通·姓氏篇》曰:“张氏,黄帝第五子挥,始造弦,实张网罗,世奉其职,后因氏焉”。在我见到的史书中应劭是第一位提出“挥为黄帝之子”的。应劭与挥所处的时代,一个在上古,一个在东汉末年,相差约3000年,不知这位老先生以何为据否定了前人的意见?应劭的话可靠吗?能轻易相信吗?

大约是从应劭始,挥为黄帝“之子”、“之孙”二说并存,且都有名著为据,谁也否定不了谁。

研究张姓起源史,和文物考古不同。文物考古,挖出个文物,哪怕一个陶片,是红是黑,上有什么花纹符号,一看就明白是什么时代的遗物。研究张姓起源史,即是“文字考古”,发现古籍相关的话也只能凭个人认识。由于研究者的立场、角度、出发点和个人水平不同,所以得出的结论往往相左。

笔者认为,左丘明在《国语·晋语》中关于黄帝二十五子得姓情况的论述,是判断挥为黄帝“之子”或“之孙”十分重要的依据。二十五子,得姓者十四人共得十二姓,其中没有“张”姓。左丘明关于黄帝之子得姓的情况,交代得全面,准确,清清楚楚,毫不含糊,又加上史学家、姓氏学家和张姓宗亲公认的挥得姓的原因是“首创弓矢”、“官封弓正”,极大提高了部族的生产力和战斗力……。要知道,古代帝王赐姓是有条件的。《左传·隐公八年》正义曰:“有大功德,官世享祀者,方始赐之;无大功德,任其兴衰者,则不赐之,不赐之者,公之同姓。”黄帝之子二十五人,得姓者十四人,别为十二姓,就是根据有功德、无功德而决定的。挥的功劳这么大,贡献这么大,影响这么大,按常理说,挥如是黄帝之子,黄帝能不赐姓吗?能不加官晋爵吗?这么大的事,这么重要的人物,左丘明能忽略掉吗?能不记吗?而且,左丘明在我国所有史学家中,所处的时代最古老,其著作《春秋左传》、《国语》等,至今仍被史学界奉为经典名著,左丘明之言能轻易否定吗?

 

二、我的《张姓溯源》一文其伟君批得对吗?

 

张其伟君文章的题目是《评析“古籍与当代学者有关挥公的论述”》。在开头的概述中却拐了个“弯儿”,捎带批判了我的另一篇文章《张姓溯源》。其伟君批判曰:“其另外一文《张姓溯源》强行将张氏始祖挥公的生活年代从黄帝时代篡改到颛顼时代,无中生有地让颛顼帝封挥公为弓正,想当然地推测挥公主要在濮阳活动,使“濮阳”摇身一变成了张氏的祖根地。”

对这段话,尽管属于张其伟的“题外之言”,却有必要加以澄清。

《张姓溯源》一文写于2010年,原刊于国家期刊《寻根》杂志2010年第一期。2012年3月20日,此文荣获我国“第三届中国民族文化创新成果一等奖”,被选入《中国民族文化大辞典》(第二卷)。作者被授予2012年度“中国民族文化影响力人物”称号,并颁发了奖杯及获奖证书。

其伟君你既对此文提出批评,说此文“强行”、“篡改”、“无中生有”、“想当然”等等,说的一无是处,而中国民族文化委员会居然给此文颁发了“一等奖”,你却把此文作为批判对象!是耶非耶?同一文章,你的评审结论为什么和国家民族文化委员会的评审结论差距这么大呢?孰是孰非,该咋说呢?

 

三、和其伟君说说宗亲话

 

上文称其伟为“君”,我是被迫的。你称我为“君”,我也只好按照“对等”的原则,称你为“君”。“君”者君子也,是敬称,也可以。其伟多处不带“君”字,直呼我的名字,我也不在意。因为我们俩都姓张,是宗亲。有人说“宗亲宗亲,打断骨头连着筋”。自我估量,我的年龄比你大许多,为使你——我的宗亲其伟有个光明幸福的未来,所以很有必要和你说说宗亲话。

先说说我为什么汇辑《古籍与当代学者有关挥公的论述》。首先,是为了响应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关于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号召,为实现中华崛起、民族复兴、国家富强的中国梦,作出个人一点贡献。我认为这是“忠”;其二,为了厘清中华张姓始祖挥公之身世和得姓之历史真相,弄懂张姓起源史之真谛。我认为这是对列祖列宗的“孝”;其三,认真执行濮阳市、县领导同志关于考察清张姓起源于濮阳的史实(因为专家已有结论,并在濮阳拍了《张姓源流》电视片),历二十多个春秋,以“走万里路,读万卷书”的精神,努力完成领导交给的任务。这可称之谓“勤”;其四,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多年努力,终于汇辑成了《古籍与当代学者关于挥公的有关论述》,对个人便于记忆,对朋友便于交流。这可谓之“绩”。本人本着忠、孝、勤、绩四字努力拼搏,夜以继日,汇辑成此篇资料后,受到多人赞赏。可是,此资料到了你其伟手里,却倒了“血霉”!戴“帽子”,打“棍子”,被批得一无是处!什么“用文不当”、“断章取义”、“牵强附会”、“歪曲历史”、“偷换概念”、“让人怀疑其是否拥有基本的史学教养”、“错误比比皆是”、“在论证方面漏洞百出”等等,“帽子”满天飞!这还不算,更令人难以容忍的是“人身攻击”!指责我“为濮阳说造势,客气说让人不屑”!什么是“不屑”?即轻视、鄙视、瞧不起!“客气说”,不客气你又怎样!!!

其伟君,我今年八十有几,你不讲“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但我念“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所以我奉劝君,纵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不可缺失,失之妄为人伦。也可能其伟君不知我等,但你们《专刊》的主编、主审是知道的,你或失之问,或失之教,情有可原,可恕,必竟我们姓张吗,不多说了,望其伟思之。

 

 


(作者:张焕书 编辑:中华张姓网)

目前共有  用户正在浏览此文章





上一篇:  挥公精神论坛论文 (十七)浅谈《挥公精神》
下一篇:  神话传说——三皇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