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信息发布 >> 挥公文化 >> 浏览文章

《正本清源,明晰宗旨,团结一心,共谋发展——告天下张姓同胞书》连载之七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5日 |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 作者:|点击次数:


《正本清源,明晰宗旨,团结一心,共谋发展——告天下张姓同胞书》连载之七

七 、打肿脸充胖子厚颜盲耻的“精神胜利”

         ——笑看张勇诬告濮阳不成后的拙劣表演


    

《剖析》内容的荒诞滑稽,否定濮阳无法得逞。又有一个自以为高明叫张勇又自命”先生”的文化“大腕”人物捣鼓了一个“华夏张氏文化发展中心(北京)有限公司”,当然,自任总经理,于2020年“决定通过法律途径”向濮阳和“认定中心”发难。还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放着烟幕拐着弯子向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递交以河南省人民政府为被告的乖戾诉讼,起诉“认定中心”《关于濮阳县为中华张姓祖根地的研究认定结论》为违法。诉讼请求:一,判决被告立即撤销豫姓祖认字004号《关于“濮阳县为中华张姓祖根地”的研究认定结论》;二,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很快,该起诉书被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下发(2020)豫行初77行政裁定书驳回:因“起诉人”“错列被告”“本院不予立案”。

 这样,诉讼请求的内容也就当然泡汤,诉讼费用原告也只好承担。

 张勇果真不愧名“勇”,不服判决,又上诉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撤销郑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2020)豫71行初77行政裁定书,依法予以立案审理。”

 2020年八月十七日,张勇们等来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的《行政裁定书》,结论如下: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可以想见,这次的上诉费用也只能由张勇们承担。

气焰嚣嚣,本想这次一举将濮阳连同河南省政府、河南省社科院及其“认定中心”统统拿下,暗地里不知自我夸耀得意过多少次,可却得到了这样一个连立案资格都不具备的“终审裁定”!甚至诉讼费还得自己出!

 丢人加赔钱,实实可怜。这不是在自讨没趣被人打脸吗?并且还是主动找上门去,被中级法院和高级法院连续打脸!

稍有羞耻之心的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恐怕都会觉得抬不起头来无颜见江东父老。

 然而,张勇们却不,反而打肿脸充胖子,以清河张氏宗亲联谊会和华夏张氏文化发展中心等的名义,以不自量的劣根性妄议出若干“解读”、“评议”奇文,将《裁定书》一些文字概念偷换歪解,自我臆想,发出了一波波弹冠相庆反诬濮阳的狂嚣。

 我们先来看看《行政裁定书》的两段核心文字:“本案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包括内设机构)虽为河南省人民政府直属事业单位,但并无法律、法规、规章授权或被行政机关委托赋予其行政管理的职能,其不属于上诉人所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条规定的行政机关组建并赋予行政管理职能的机构,上诉人称应以河南省人民政府为本案诉讼被告的上诉理由不成立。

 认定中心作出的《关于濮阳县为中华张姓祖根地的研究认定结论》的行为仅属于学术研究意见上的认定,不产生法律上的效果,其本身不直接设定和影响上诉人的实际权利义务,系不可诉的行政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这里的两段裁定核心文字指名道姓,完全是在批驳指斥“上诉人”张勇们诉讼“理由”的,没有丝毫隐晦,明明白白,一目了然。

 现在就让我们看看张勇们怎样偷梁换柱歪解《裁定书》文字概念,从中引发了什么让人不可思议的荒唐狂嚣。

 (一)张勇们说:《行政裁定书》讲“认定中心”并无法律、法规、规章授权,认定不产生法律效果。那么,“认定中心”认定“濮阳县为中华张姓祖根地”就是非法的。

 这里,我们要问,是谁将认定“濮阳县为中华张姓祖根地”看成了法律效果?濮阳从来没有吧,“认定中心”从来没有吧。是张勇们的诉讼书将其说成“非法”到法院去告才被看成了法律效果的。

 我们再问,《行政裁定书》这段文字批驳是针对谁的?是针对濮阳的吗?不是。是针对“认定中心”的吗?不是。是针对张勇们起诉书的说法进行驳批的。

《行政裁定书》明白指出,“认定中心”关于濮阳县为中华张姓祖根地的研究认定结论,“不产生法律上的效果”,尔等所诉讼的“非法”问题就无从谈起;“系不可诉的行政行为”,是指这个认定结论是不可被起诉的正当职能行为,尔等的诉讼是错误的。

 尔们起诉被告的诉讼行为本身都被法院裁定是错误的,却用这样的裁定来证明被告“非法”。这样张冠李戴离奇的逻辑,真不知道张勇们是用进什么水的脑袋发明的?

 再者,学术问题的认定和法律问题的认定是两个知识范畴,标准是不等同的,互不统属。这是稍具学术知识和法律知识的人都应知道的常识。张姓祖根地这样问题的认定原本就是个学术问题,不是法律问题,就该由学术职能机构认定命名。这样的认定命名行为多了,如:“卫生城市”由国家爱卫会认定命名,优秀旅游城市由旅游部门认定命名,“中华诗乡”由中华诗词学会认定命名,“中华成语之乡”由中国文联所属部门认定命名等。大千世界人事百态,各有各的适用是非规则,并非只是“法律效果”一门。人身体有了什么病?要用什么药?手术怎么做?如果有人不去医院去法院,被法院开出来后却去攻击医院非法。他越卖“文化大腕”的牌子越高声叫唤气愤得要死,越让人好笑。

 於此,张勇先生这样的“文化大腕”不该不懂啊?为什么还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

 据精神学告诉我们,人,特别是聪明人,一旦进入歧途不能自拔,常常会让脑细胞中的正当明智含量越来越低,歪斜愚蠢含量越来越高,正理常理越来越不会讲,忽悠搅和渐次成性。

 张勇目前就处这种状态。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条傻傻的胡搅蛮缠无赖。实在可悲。

 更可悲的是,他这次还将忽悠对象搞错了。

(二)张勇们说:“认定中心”是学术职能机构,本身不具备权威性。

 这种说法是一种亵渎科学文化理论知识地位的浑话。

 诺贝尔奖的评审机构,就是学术职能机构;中科院院士的评审机构,也是学术职能机构。有谁能说其本身不具备权威性?今年以来的冠性肺炎病理及防治方法认定,也要首先听取学术职能机构专家的意见。张勇们,懂吗?

张勇们冒出此等浑话的目的是借此否定“认定中心”关于“濮阳县为中华张姓祖根地”的认定。可愈是这样,愈让世人觉得尔们不学无术,愈让濮阳的厚重文化大放异彩。

 (三)张勇们说:“认定中心”对“濮阳县为中华张姓祖根地”的认定虽然其没有对广大张氏宗亲的实际权力义务造成影响,但是其已经严重伤害了广大张氏宗亲的感情,也损害了参与其活动的领导、专家的名誉。

  这段话的前半段引用了《行政裁定书》中的文字,但不完整,又将意思割裂了。其完整的文字见前述第二段。这段话的后半段作为结论更令人感到其前因后果的逻辑人事之理南辕北辙丝毫不通。我们知道尔们从心底里已充满绝望,光想急。但,再绝望,再急,也不能公开用这样肤浅这样明显颠倒黑白的歪理发到网上贬损他人那!这不是在自暴傻气吗。

 四)张勇们说:《行政裁定书》宣告这么多年濮阳宣传的“国家认定”实际上是严重的欺诈行为,欺骗了天下张氏宗亲,骗取误导部分不知情的领导、专家及部分张氏宗亲的信任,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喂,先生,你用什么眼睛在《行政裁定书》中的什么地方看到了写有这样的文字,乃至这样的意向?你能找出一个字说给我们吗?

尔们知道什么叫“国家认定”吗?尔们知道什么机构什么部门可以代表国家吗?尔们知道“国家认定”的程序是什么吗?尔们将“国家认定”说成“严重的欺诈行为”,知道是什么性质吗?尔们见过为濮阳站台的专家吗?知道他们是什么学问层次吗?尔们就这种低劣层次,难怪敲专家的门敲不开,敲国家部门的门敲不开,甚至连法庭的门都敲不开,想和人打官司都被法庭一脚踹了出来!就这还吹,把自己脸皮扒下来拣大的吹,真乃厚颜盲耻也。

 一个文化人,还是一个在中国文化之都国家首都北京当文化公司总经理的文化人,一个成天在网上和人前人后吹嘘自己水平的文化人,竟然沦落到靠当面撒谎、敢于当面在法院的裁定书中公开造谣,并以自己造的谎言谣言为依据来抹杀事实泯灭法理死命攻击对手,企图以此捞回点面子。其做派活似一个输光了的空虚至极的赌徒,跳楼怕死,找庄家的事儿不敢,一肚子难受无法发泄,只是半夜里斜溜到大街上内茬色厉跳着脚狠骂赢家。

 张牙舞爪无理取闹去告人家,没写好诉状就在网上显摆,本想弄个一鸣惊人,可折腾了一阵子却被法院裁定不予立案。这就好比一个运动员,要去比赛场上和擂主打擂台,一再吹嘘自己功夫了得,定能将擂主打翻在地。提交卖弄功夫的申请后,却被赛场裁判裁定其功夫压根儿就不合比赛规则,没有参赛资格,连比赛场都没进去,连擂主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开了。这种下场对运动员来讲比在运动场上被擂主打败都更加难堪,都当更感失败和羞耻。

 可是,在本案中,张勇们拼命给人显示的却是胜利和光荣。这不禁让人想起鲁迅先生在《阿Q正传》中书写的一则“精神胜利”故事,说有一天阿Q突然兴冲冲找到小d自我炫耀说:“赵太爷找我说话了!”小d马上肃然,惊讶问道:“什么时候?在哪里?说的什么?”阿Q道:“昨天下午,在大街上,我俩打个对面,他挺立着看了我一会儿说:滚!”

 鲁迅真是伟大!一百多年过去了,他作品中的人物竟然还如此鲜活!

 


(作者:濮阳张姓研究会 编辑:中华张姓网)

目前共有  用户正在浏览此文章





上一篇:  《正本清源,明晰宗旨,团结一心,共谋发展——告天下张姓同胞书》 连载之六
下一篇:  《正本清源 ,明晰宗旨——告天下张姓同胞书》连载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