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信息发布 >> 张姓名人 >> 浏览文章

高考特供:海南探花张岳崧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18日 | 信息来源:海南省博物馆 | 作者:|点击次数:

张岳崧


1773—1842,字子骏,又字翰山、澥山,号觉庵、指山,今海南省定安县龙湖镇高林村人。海南在科举时代唯一的探花,官至湖北布政使(从二品)。革除各种陋规,四次受到皇帝召见,倡导并协助林则徐严禁鸦片。主持编纂《琼州府志》,擅长书画,是清代知名的书画家,与丘浚、海瑞、王佐并誉为海南四大才子。


海南唯一探花

张岳崧自小聪明好学,酷爱习武炼锻身体,15岁应考县试时,所作的文章深为当时的杨知县所赞赏,还召岳崧来面试,一连变换数个题目,都挥笔即成,杨知县深为叹绝,称其为“廊庙器也”。16岁进县学读书,其时名声已经传扬,诸生以疑问问询,总是条分缕析,解说清楚,并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诸生员很佩服。17岁那年,母亲肩臂患疾病,亲自侍候数月照顾服药,为之按摩,后终因病重而逝世。1790—1793年在家设馆授徒,远近慕名而来的学生不少。嘉庆辛酉(1801)科以品优被荐为优贡,入广州越秀书院读书,与书院主讲冯鱼山先生登广州镇海楼赋诗《登镇海楼》,深受冯鱼山先生赏识。甲子(1804)科举人,己已(1809)科殿试一甲第三名进士,成为海南在科举时代唯一的探花。

高考特供:海南探花张岳崧

                                                                                                                         张岳崧故居

勤政为民

张岳崧高中探花的当年任翰林院编修。1813年父亲病逝后,回家守孝。1815年守孝期满,赴京任国史馆协修。1817任会试同考官。1818年任文颖馆纂修,因编纂《明鉴》按语不合朝廷意旨,被革职南归广州,受两广总督阮元邀请主讲于越秀书院。后曾任文颖馆纂修、任武英殿纂修、教习庶吉士、四川乡试正考官等职。

1823年任陕甘家政,开始对各种陋规进行改革:减小随从车马的供给,严厉禁绝浮滥浪费,裁革不合理的考棚经费和岁贡的各种规定,节约6000多两银子。此外,还带头捐出自己的养廉银,用以修复和扩充汉中之涅巾、巩昌之南安、绥德之雕山等书院,以及做为乡试基金

高考特供:海南探花张岳崧
                                                                                 张岳崧《南安书院碑记》册

此册是清道光年间时任陕甘学政的张岳崧为甘肃陇西县南安书院题写的碑文书法真迹,对研究清中晚期的教育分布情况、陇西地区文化建设情况以及张岳崧的生平和书法艺术,都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1831年任江苏常镇通海兵备道时,被道光皇帝召见,夸奖道:“学问人品,朕所深知”。是年,江淮发生水灾,江河水涨,岳崧到任第二天便乘小船冒雨渡杨子江,亲自督率民工治水护提。以护堤有功,蒙恩议叙加一级。又奉旨协同林则徐总司江北赈抚之事,冒风雪,除险阻,独自考察水乡10余县,稽查户口,监放救灾米粮。在救灾中捐出自己薪俸,制做棉衣数千领,救济灾民。还著《下河水利论》三篇作为治淮之良策。岳崧出时还兼辖杨州关务及里河清港口,任上认真整除积弊,处分近百名狼狈为奸、贪赃枉法的胥吏徒役。

1834年初,江汉频涨,堤防溃浸,部分地区受灾严重。农历三月岳崧任湖北护理巡抚后,为防灾民流离失所,拟议留养灾民章程,规定灾民过境一律安抚资送,不使远涉邻省。农历五月,在当地发生旱灾和蝗灾时,奏请朝廷停铸宝武局钱以抑钱银比价,控制通货膨胀,稳定物价,致力救灾。农历九月,拟堤塍防险章程,按行各地检查督促堤防工程。1837年农历二月,第四次受到皇帝召见,垂询地方情形和政务。陛辞后出都城,由水道查勘钟祥、京山等县堤防工程。归武昌后,建议重修武昌郡城和增设贡院号舍,并捐廉俸为资金。

高考特供:海南探花张岳崧
张岳崧《行书》轴

与林则徐的友谊

张岳崧与林则徐平生交谊很厚,志同道合,在共同任政期间,做了很多利国利民的事情,至今还为人们所称颂。

张岳崧在为官期间,曾多次同林则徐共事或为前后任官;嘉庆末年至道光初年,跟林则徐同在翰林院任职,又先后任陕甘学政、四川正考官;道光十一年(1831)奉旨协同林则徐总司江北赈抚事宜;道光十三年至十八年(1833—1838)张岳崧任湖北布政使和护理湖北巡抚时,林则徐任湖广总督。张岳崧跟林则徐同是查禁鸦片的严禁派,张岳崧写了不少禁烟的奏疏和文章,为林则徐在广东发动大规模禁烟运动制造了舆论,特别是他在护理湖北巡抚任上所写的《议奏查禁鸦片章程摺》,郑重地向道光皇帝提出了严禁鸦片的主张。

据故宫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存档的资料表明,张岳崧同林则徐合写的奏稿就有多件,如:道光十八年七月二十四日的《为中简知县人地未宜请旨对调》、道光十八年五月初五日的《酌筹襄河防汛经费》、道光十八年闰四月十一日的《委署道台篆务》、道光十八年九月十六日的《省会城垣捐修竣工验收如式》奏稿等。从这些奏稿内容看,不论在禁烟、救灾、治水修堤、人事、修城等方面,张岳崧都曾协同林则徐做了大量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工作。

趣闻轶事


张岳崧在龙三塘读书时,由于诗书超群,名声远扬。有一个做生意的商人,文化水平低,平时买卖不公平,弄虚作假,很不老实,却很想请张岳崧为他题诗,显耀自己。张岳崧巧妙地为他题诗一首:

前世恩功好,

代代子孙高。

轿马齐齐进,

夫妻永偕老。

商人看后很高兴。因为他没有看出其中的奥妙:横读是一首赞美诗,而竖读则是“前代轿夫,世代马妻”,含蓄地刻画了他的丑恶面目

探花的高考试卷

时间:公元1809年农历四月二十一日

地点:保和殿 殿试

形式:闭卷

殿试时间:1天(10个小时左右)

考生:张岳崧


臣对:臣闻,经学所以致用,礼制所以宜民。慎选昭旌别之权,储蓄裕闾阎之务。粤稽曩训,经解胪诸《戴记》,秩宗命诸《尚书》,《王制》则论选有文,《周官》则仓遗有掌。圣人御寓懋慔,室介甄铸埏垓,有念典之功,有同民之化,有彰瘅之用,有藏富之图。用是稽古同天,而制度昭其盛,亮采凝积,而丰裕著其休,郁郁乎焕哉!经术修明,日月为章矣;典礼钦崇,天地定位矣。选造明,蓄贮备,则工允厘,而民必安矣。古所为象浑穹式坤厚懿,网醴化,曼羡延洪者,道有由也。钦惟皇帝陛下,德光谟烈,撰体清宁,本持盈保泰之心,成惋大丰登之象。固已经学光昌,礼教咸被,人才蔼吉,乐利无疆矣。乃圣怀冲挹,葑菲罔遗,体至善之无穷,惟迩言之是察。兹者,恭逢万寿昌辰,特开恩榜,值普天之同庆,俾多士以观光。进臣等于廷,而策以研经之要、崇礼之功、明扬之方、裕民之务。以臣梼昧,譬诸纤尘涓滴,奚补崇深?顾义切对,扬时当敷奏。敬承清问,敢不诵习旧闻,缕陈肤见,用效刍荛一得之微忱乎?

伏读制策有曰:《易》首称汉学,其授受源流皆有可考,因而博求诸经之义,同“三传”之得失。臣谨按:刘勰云:“三极彝训,谓之经秘。”《书》云:“日月为《易》象,阴阳也”。汉《易》著于李鼎祚,集解者郑康成、荀爽、虞翻三家。郑长于会通典礼,荀长于阴阳上下,虞长于消息盈虚,三家要以虞为优。《易》原目,始“乾”讫“丰”。然《乾凿度》曰:“《易》始乾终未济,民戒慎,合王道”,则以今目为是。《十翼》释经,欧阳修疑非孔子作,李清臣、叶适亦讥其浅陋,然其中要有精处。九家《易》象,如乾下为龙、为直、为衣、为官、离二、巽四二、坤坎各八,震、艮各三,见于经典释文。孔子删书,断自唐虞,而周官外史掌三皇五帝书,如五典三坟,楚史能读,或非谎诬。《河图》则卦《洛书》,刘歆、孔安国,皆主此论。孔颖达《尚书》、《周易正义》取之《诗》首“二南”,皆文王之化。然《诗·谱》以“周、召”分圣贤,所谓圣人治其难,贤人治其易耳。《诗》用于乐,有天子诸侯之分,然《文王》为两君相见,他多通用也。商、鲁皆有歌颂者。鲁史克为请命,而作宋王者,浚故也。传《公羊》者,有眭孟、彭祖等,传《谷梁》者,有江公、申公等;传《左氏》者,有张禹、尹更始、贾护、贾徽等,其最者也。圣朝稽古佑文,士生其间,将人称许、郑,家传贾、孔,彬彬极盛矣!

制策又曰:经典之文,损益之道,莫备于礼,而因详及古之典礼之书,此诚一道同风之本也。臣谨按:《周礼》与《尚书·周官》皆出周公之手,而所记稍异。孙氏谓周公书成归丰,实未尝行;郑樵讥其详制度而略道化;何休以为战国阴谋,林孝存)作“十难七论”以排之。然其书广大精微,实见本末该贯之妙,岂可惑歧说而疑圣人之书乎?汉兴,叔孙通粗定礼仪,草创苟且,不足垂示后世。汉之明《礼》、《书》者,以后仓为最;注诸《礼》者,以康成为宗。大、小二戴,其氏分途,王肃“圣证”之论《礼》,如禘、祫、明堂等,与郑学互相诋诽,又何论为义疏者有五家九家之别乎?唐王仲邱撰《开元礼》百五十卷,王彦威撰《曲台新礼》三十卷。及宋之《开宝通礼》、《太常新礼》,又杜佑作《通典》,因刘秩《政典》而广其阙。杨绍复《续会要》因苏冕《会要》而增其成。或垂一代之制,或合数代之文,皆有可采也。圣朝典章大备,康熙二十九年成《会典,乾隆二十九年增修之。皇上特命开馆纂修,溥睢麟之雅化,开黼黻之光华,岂不懿欤?

制策又以用人之道,先德行而后才能,因及累代选举之法,而要以端士习。此诚风厉之大权也。臣惟:汉制察于州郡者曰:孝廉茂才。策于天子曰:贤良方正。黜华崇实,即本于《周官》六行、六德之升。魏陈群立《九品官人法》,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诚有如刘毅之讥。唐制多沿隋代,有孝廉秀才、明经、进士、明法、明书、明算等名。然天子自诏,谓之举制,所以优擢其才。至随意立科,虽军谋、宏达之名,要不如贤良方正之选,本末轻重不较然欤?宜乎宋太宗有曰:科级之设,以待士流,而不容走吏冒窃,诚重之也。夫有孝悌之德,则子谅易直,而刻薄之念不生;有廉介之德,则砥行立名,而贪竞之风不作。读书尚友之道,则居官饰治之方。故学问非以守拍墟,而功名岂以梯荣进?诚使持躬重于圭璧,立志凛以冰渊,则奇才异能者出以恭慎,乃可观耳。皇上示义利之衡,重清廉之选,服古入官者,可不争自濯磨乎?

制策又以食为民天,而务求储积进备,与夫久贮之方,平价之道,此尤保赤之至计也。臣惟:《周礼》仓人掌粟入藏,旅师掌聚野之粟而用之,遗人掌邦之委积,储备称良法也。后世李悝平粜法,耿寿仓,宋有广惠仓,皆恤民之计,而社仓为善。至元史载,河西务十四仓,京师二十二仓,通州十四仓,藏贮之地尤悉。夫民之生也资乎食,食之足也资乎贮,贮之善也资乎运。昔人论运之要务在粮不挂筹,军无借欠,道不守冻。故详察交卸则运自易,催促回空则运不稽,此故有道矣。若夫粜籴务平,则国与民无轻重之弊。《管子》曰:守国者守谷而已。故丰歉因乎岁,久暂因乎时,燥湿因乎地。务使囤积者无红朽之虞,售易者无腾踊之患,则富人之仓,东、西市之粜,遗规成法,皆可酌而行之也。

皇上焘育群生,抚绥蒸庶,凡截漕平粜诸大政,斟酌咸宜。其所以为斯民谋补之经而普康平之福者,至详至善。民当斯时,熟酉庆丰,《由庚》咏化,有不击壤而歌祝者?咸若如此者,覃研图籍而治理汇其源,稽合典文而中和昭其备。登进先崇器识,而侈浮华者共返于醇良,储备裕于仓庾,则余九三者自形其康阜,询足荷天衢而提地厘矣。

臣伏愿我皇上至诚无息,安益求安,本日新久照之猷,勖慎宪省成之化;人文宜朗,犹勤厘敬之心;茂典光昭,更敕惇庸之意;车服之命,端士习即以厉官常;仓廪之谋,厚民生即以正民德。士传经学,家习礼仪,官有慈惠之师,农乐盈宁之庆,共祝圣寿之无疆!而蔼洽熙春,欢胪函夏,洋洋乎扇淳风而席福嘏,国家亿万年,有道之长基斯矣。臣末学新进,罔识忌讳,干冒宸严,不胜战栗陨越之至。臣谨对。


注:

《殿试对制策》选自《历代状元之策》,此书民国六十五年(1976)台北广文书局出版。殿试中嘉庆皇帝提出制策四条:一是对《周易》的见解,二是对《礼仪》的看法,三是用人之道,四为储贮之法。作者引经据典,稽古论今,从容应对,以殿试第三名中探花。





(作者:佚名 编辑:中华张姓网)

目前共有  用户正在浏览此文章





上一篇:  革命音乐家张曙
下一篇:  【眉县名人】大儒张载,举世闻名!